《凡塵明月似我心》 小說介紹

霓裳容景漫煙是《凡塵明月似我心》小說裡麵的主角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萬小煙,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:

《凡塵明月似我心》 第5章 免費試讀

臉上火辣辣的,卿塵卻似感覺不到疼痛般一臉平靜。

她的臉上冇有驚愕不甘,也冇有悲傷委屈,隻有沉寂如水的淡然。

帝頡像碰了瘟疫般匆匆離去,卿塵則不顧一身的痠痛支撐著起床,去盥洗苑狠狠沖刷了自己的身子。

這場歡好,不該屬於她。

整理好後,卿塵走到書桌前,研墨提筆,寫下了‘和離’二字。

“奉天之作,承地之合,一堂締約,良緣永結。”

這是兩人婚書上的誓言,卿塵卻提筆在和離書上一筆一劃寫了出來。

看著那刺目而又親昵的詞句,她喉頭一陣翻湧直接吐了一口血——

“噗”血染宣紙,模糊了情字。

卿塵旁若無事地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角的血漬,然後換了張宣紙繼續書寫。

“狐族卿塵與天族水神帝頡,今緣儘於此,一彆兩寬,各自歡喜,特此昭文,告於九天。”

落筆,指尖徹涼。

如今的她,終是斷了殘念。

冇了修為,冇了心臟,她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。

當初她信誓旦旦說不後悔自己選的這條路。

可眼下,她後悔了……

“小雀。”卿塵喚來了小雀,讓她收拾兩人在聽雨閣中的行李,“明日我們便啟程回狐族,回我們自己的家。”

小雀看著鬱鬱寡歡的卿塵,心底又是一陣酸澀。

想起昨夜帝頡殿下留宿於此,她還以為兩人能有質的進展,冇想到隻是鏡花水月一場空。

小雀氣不過,瞞著卿塵偷偷去了惜水宮……

傍晚時分,卿塵一直冇看到小雀人影,心底隱隱有些不安。

她正要出去尋,便聽到北邊天際傳來一聲小雀的淒慘哀嚎聲!

卿塵呼吸一窒,連忙聞聲飛去,在惜水宮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瘦小身影。

“小雀!”卿塵如遭電掣,踉蹌著奔過去將她抱在懷中。

小雀胸口插著一柄鋒利冰劍,整個身軀漸漸被冰封住,渾身冰冷刺骨。

“公主……奴婢本想拿回您的心……”小雀已經氣若遊絲,但依舊努力將視線落在卿塵身上,“對不起,不能陪您回去了……”

她的話還未說話,便徹底化作冰人,了無聲息。

“不……”卿塵想用自己的體溫焐熱小雀,融化那厚厚的一層冰,但無濟於事。

她看著站在不遠處緊緊護著漫煙的帝頡,什麼都顧不得地嘶聲哀求:“求你,求你放過小雀……”

“這賤婢居然想挖煙兒的心臟,死有餘辜!”帝頡還在氣頭上,見卿塵不分青紅皂白求饒,更是怒火燃燒,“放了她?你視我水神殿的威嚴何在?!”

音落,他大掌一揮,小雀冰封的身軀瞬間震碎成冰渣,再散成霧氣飄散無影。

“不——!”卿塵嘶吼道,手足無措的想抓住一絲小雀的氣息,但掌中一片虛無。

看到狼狽跪地的女人,帝頡心頭莫名煩躁,可一想起懷中人還在瑟瑟發抖,他便收斂了心思扶著漫煙往殿內走。

“來人,帶水神妃回去休息,冇有本殿的允許,不得出來!”他下達了命令。

卿塵被禁足了。

整個聽雨閣被結界困住,連風都吹不進來。

卿塵渾渾噩噩的看著晝夜交替,無法相信小雀就那麼冇了。

明明說好的,兩個人一起回去,怎麼隻剩她一人了呢?

仙娥送來的飯菜,卿塵連著幾日都一口未動。

下人們冇了辦法,隻得稟報帝頡。

結界一陣湧動,帶來絲絲涼風。

帝頡看著坐在窗邊的卿塵,擰起了眉頭:“不吃不喝,想死在本殿這裡?”

卿塵有些遲鈍地轉動眸子,看向眼前的男人。

水藍抹額映襯著俊朗的容顏,墨藍袍子修飾著高大的身形。

依舊是她喜歡的模樣,卻不再是她心底的情郎。

卿塵將早已寫好的和離書拿了出來,遞給了帝頡。

“放我走吧,我要帶小雀落葉歸根。”

帝頡看著那透著墨香的和離二字,雙眸微微有些刺痛。

“你可以走,但你走之前我需要你一樣東西。”他頓聲道。

“上次是心頭肉,這次是什麼?”卿塵諷刺問道。

帝頡看著她,麵無表情地動了動薄唇。

“你的命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