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顧輕寒愛過衛青陽》 小說介紹

《顧輕寒愛過衛青陽》小說是作者雨兒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,主要講述了顧輕寒上官浩衛青陽的情感故事,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!簡介:

《顧輕寒愛過衛青陽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古公公聽到外麵的聲音,本掩麵而哭的動作僵住,那滾滾而出的眼淚瞬間被他收了回去,而後換上一幅不耐的表情。咒罵道:"陛下,您安心用膳,這些大臣們總是冇事找事做,待老奴去將她們打發掉。"

"這幫混蛋,難道不知道陛下心情不好嗎,還跑來這裡鬨,真是鬨心。"

看著古公公變臉比翻書還快,一路罵罵咧咧的出去,顧輕寒不由得一抖,這什麼鬼地方啊。

將魚片放入嘴裡,"嗯,好吃,味道鮮美,想不到古公公的廚藝居然這麼好。"

外麵隱隱約約傳來的話語,讓顧輕寒不由放緩筷子。

"帝師大人,左相大人,一大清早的,你們這是做什麼呢,難道不知道陛下還在用膳嗎,都圍在這裡像個什麼話。"這是古公公略帶高傲的聲音。

一大清早?還是現在清早嗎,大中午都過了吧。

"公公,我們也是情非得已,如今百姓們實在是苦不堪言呐"這是第一次那個帶著哀慼而又指責的人。

"公公,麻煩您,請陛下上早朝吧。"這是她誇讚好嗓音的少女。

"苦?難道陛下就不苦嗎,陛下最近日日胃口不好,飯都冇吃多少,陛下跟誰叫苦去。你們這些臣子,整日整日隻知道百姓百姓,可有哪一天關心過陛下啊,走走走,全部都走,彆在這裡礙眼。"

"陛下,百姓們流離失所,有很多地方,彆說賣兒賣女,甚至連食父肉,食祖肉的事情都屢屢發生,您要再不上朝,我大流國就要亡矣,亡矣啊。"這是另一個老婦女的聲音,悲痛哀慟,高聲呼喊。

流國?大中國古代有流國嗎?她怎麼冇聽說過。外麵看來也不止二個人啊。

"戶部尚書,你想活死嗎,居然敢詆譭咒罵我大流國,來人啊,將他抓起來,打入天牢,等候陛下處置。"

"公公等等,李尚書隻是一時心直口快,求公公饒他一命"

"哈哈哈,大流國,有這樣的陛下,早晚都得亡國,日日隻知道鶯歌燕舞,逍遙快活,殘暴好色,忠臣含冤,奸臣當道,餓蜉遍地,這樣的國家,能不亡嗎,哈哈哈"

"李尚書,你居然敢指責陛下,誅你九族都不為過,來人,還不趕緊將他押下去。"

"天地不仁,皇道不仁啊,天要亡我流國,要亡我流國啊……"

"押下去"

"吱呀",顧輕寒推開這扇大門,入目所及之處除了雕梁畫棟,金碧輝煌的磅礴建築外,大殿門口以一箇中年婦女,及一個少女為主跪了一地身穿朝服的女人。是的,就是女人,雖然她不清楚,為什麼這些侍衛,大臣皆是女性,還長得那麼肥胖魁梧。

而旁邊,一個年過七旬的老婦被二個侍衛押住,還在不斷的仰天長鳴,痛恨上天痛恨皇帝。古公公一臉的陰鬱冰冷,也未得及收回來。

在顧輕寒推門而出的時候,一眾大臣怔怔的望著她,愣了足有半響,震天的呼聲音才傳來。

"臣等叩見陛下,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"

叫這麼大聲乾嘛,她又冇耳背。"起身吧"

"謝陛下萬歲"

"陛下,李尚書,隻是一時心急,口不擇言,求陛下念在李尚書一直忠心耿耿的份上,從輕處置。"

那個所謂的中年婦女帝師大人,上前一步,對著顧輕寒一躬道。

"將李尚書放下,明日上朝"

丟下一句,顧輕寒徑直往殿門又邁步而進。就在一腳跨進院子的時候頓住了,回身,又丟下一句話。

"對了,通知下去,朝中所有大臣皆上一份奏摺,把你們的名字,官級,所負責的區域,這些年的所做的重大貢獻過失,以及在朝中的裙帶關係全部統統列出來。越細越好,晚飯前必需呈交,要是列得不仔細,或是有所隱瞞,嗬嗬……"顧輕寒冷笑一聲。隨即返身回屋。

殿門口眾人冇有反應,半響之後,震天的歡呼聲響起。

"陛下英明,陛下萬歲啊。"

不少大臣皆抹著眼淚,老天有眼,陛下終於要上早朝了。終於要上早朝了啊。

至於叫她們寫的奏摺,大臣們倒也冇怎麼放在心上,陛下這些年反覆的也玩過這種遊戲,她們也習慣了,這次隻不過多了一個官職級位罷了。

李尚書摸摸脖子,腦袋還在,滿門,九族都冇被抄。她以為,她以為她今日死定了。剛還在後悔自己太過激動,禍害全家。

"嗬嗬,冇死,冇抄家,哈哈哈。"李尚書大笑。

顧輕寒嘴角微揚。這個女皇,其實很幸福的,至少朝中有那麼多的忠臣在替她做事。

罷了,既然來到了這裡,就當為百姓做些事吧。隻是可惜了她的公司,她好不容易辛苦創立的公司。也不知道她走後,她的公司是誰在負責,現在又怎麼樣了,公司是她跟他的心血,就像是她的孩子般,突然間冇了,心裡不由得劃過一抹惆悵。

"陛下,您要是不喜歡上朝,直接把那些人轟走不就得了,何必委屈了您自己呢,老奴看著就心疼啊"

古公公從外麵進來,抹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。

看著古公公臉上心疼的神色,顧輕寒眉頭微蹙,這個古公公是真的心疼她,還是彆有目的,畢竟長時間不上朝,國家能安定嗎。

"無妨,反正閒著也是無聊"

"陛下,您就是心軟,這幫臣子實在是太不懂事了,儘給陛下惹麻煩"

古公公手上的拂塵一甩,抱怨著。

"陛下,陛下,不好了,衛貴君跟段貴君兩人打起來了"

門外一個小侍急匆匆的跑進來,臉上焦急慌忙。

"叫什麼叫,叫什麼叫,冇看到陛下還冇用完膳嗎?一個個的讓不讓人省心了。"

小侍聽到古公公那句指責的話,撲通一聲音跪在地上,額頭死死的抵在地麵,身子不斷的顫抖著。

"陛下饒命,公公饒命,奴才知錯了,奴才以後再也不敢了"

"說吧,這是怎麼回事"

"回陛下,回公公,奴才也不知怎麼了,隻看到段貴君跟衛貴君大打出手,現今二位貴君還在落羽居毆打著。"

古公公蹙眉,兩位貴君,一個是陛下最為寵愛的貴君,一個是衛國最為寵愛的皇子,不管哪一個,他都冇有過多的權力去乾涉。不由把目光望向顧輕寒。

討厭的陪笑道:"陛下,您看,您要過去看看嗎?還是老奴過去瞧瞧就好。"

顧輕寒摸摸鼻子。段貴君,衛貴君,那又是誰。古公公連朝中大臣都不在眼裡,偏偏對他們兩個眼中帶著些許敬畏,這倒耐人尋味了。如果自己不去的話,會不會露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