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名門寵婚:宋先生想要二胎》 小說介紹

《名門寵婚:宋先生想要二胎》是青青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青青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

《名門寵婚:宋先生想要二胎》 第4章 免費試讀

第4章

施千青抽迴心神,眼神淡漠看著已經來到她麵前的男人,語氣疏離,“先生,你認錯人了。”

宋馳軒疑惑目光落在施千青身上。

五官身影就是施千青冇錯,可兩人的氣場卻完全不一樣。

施千青天真單純,還有點千金小姐的驕縱放任,眼前這個女人成熟穩重,落落大方,還有股子拒人千裡之外的清冷。

難道真的是他認錯人了?

“軒。”

施蔓雪一襲白色婚紗走過來,親昵挽住宋馳軒的手臂,“大千世界無奇不有,像不代表是,就像這位小姐身上穿的晚禮服,看著像極了蠟染係列晚禮服,可也不一定就是真的,畢竟這款衣服還冇麵世呢。”

說完轉頭看向施千青,故意問道:“這位小姐,請問你有請帖嗎?”

施千青腦中閃過那個雨夜施蔓雪趾高氣揚對她說過的話。

“你輸了,你的未婚夫是我的,你施家千金的位置也是我的,從此以後你將匍匐在我腳下,任我差遣!”

六年的時間可以沖淡很多東西,可她心中的恨卻冇褪色絲毫,反而愈久愈濃,在她心裡生了根發了芽,早已瘋漲成了參天大樹。

那時她輸得徹底。

可如今......

一切纔剛剛開始,她一定會將屬於她的東西一點點奪回來!

包括宋馳軒,她的東西即便當垃圾丟了也是她的事,絕不會留給施蔓雪。

儘管她的指尖微微發緊,但她唇畔的笑卻從容淡定,“冇有。”

施蔓雪眼中劃過一絲瞭然譏笑,“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混進來的,但是你藉著我的婚宴大出風頭,宣傳你的高仿禮服,是將婚宴上的小姐太太們都當傻子嗎?”

施蔓雪自然也注意到了這個女人的容貌和施千青十分相似,有一瞬間,她幾乎覺得是施千青回來了。

可,這怎麼可能!

施千青被趕出家門,一定在哪個地方過著落魄窮酸的生活,怎麼會如此光鮮亮麗,又如此巧合的出現在這裡?

這個女人,一定是冒充的,想故意接近馳軒罷了。

聽到施蔓雪的話,眾人先是一愣,隨即你一言我一語的怒聲指責起來。

“原來是高仿的,我還以為是真的呢,這人也太不要臉了。”

“當我們是冤大頭嗎,買了穿出去,臉麵豈不丟光了?”

“這可是宋家婚宴,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來的,趕緊滾出去!”

“還好施小姐慧眼,不然我們就著了這個騙子的道了。”

施蔓雪暗暗得意,轉眸看向施千青,以為會看見這個女人憤怒和無地自容的表情,冇想到她完全一副看戲般局外人的模樣。

彷彿她們在唱戲,而她隻是賞臉看一眼罷了。

她這模樣像極了當年施千青明明一無所有還一臉硬氣的賤樣。

施蔓雪霎時氣不打一處來,不管這個女人是誰,隻要看見那張和施千青一模一樣的臉,她都會毫不猶豫的踩上去!

“你還不走,是想讓我叫保安將你丟出去?”

施千青抬手雲淡風輕捋了一下耳邊的碎髮,“施小姐這麼急著趕我走,是心虛了麼?”

施蔓雪嘴角勾起有一抹嘲諷的弧度,“我心虛什麼?”

“心虛身上的婚紗是仿品。”

“你胡說八道什麼?!我這婚紗可是出自國際頂級婚紗設計師白老先生......”施蔓雪突然想到什麼,語氣譏誚,“眾所周知LIlia是白老先生最得意的弟子,所以你是以白老先生弟子的身份在質疑我嗎?”

這話一出,眾人鬨堂大笑起來。

“一個騙子還好意思冒充白老先生的得意弟子,真是不知廉恥。”

“她這是被施小姐揭穿了真麵目不甘心,想汙衊施小姐呢。”

“果然人至賤則無敵。”

這時,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突然走到施千青麵前,“Lilia小姐,宋先生有請。”

話音落下,頓時一片倒抽氣的聲音。

什麼?

這個女人竟然真的是Lilia?

這怎麼可能?!

施蔓雪不可置信的瞪大眼,她想到什麼,幾步走到男人麵前,“劉特助,你彆被她騙了!她可不是Lilia大師,而是冒牌的!”

劉曄冷笑,“你的意思是宋先生搞錯了?”

宋淩驍可是宋氏集團掌權人,不止在宋家,在整個安城都是說一不二的存在。

她哪裡敢質疑這尊大佛?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隻是......”

施蔓雪還想解釋,誰知劉曄冇理會她,側身朝樓梯的方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:“Lilia小姐這邊請。”

施蔓雪什麼時候被人如此忽視過,還是她的婚宴,臉色頓時難堪極了。

“好的。”

施千青禮貌頷首,抬腳朝二樓走去。

色調素雅的蠟染旗袍,將她高挑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,舉手投足間說不出的高貴優雅。

眉目如畫,唇紅齒白,竟像穿越千年而來的美人,驚豔,極具古典風韻。

有了劉特助的蓋章,大家瞬間轉換了話鋒,開始竊竊私語起來。

“天啦,她竟然真的是Lilia大師!”

“冇想到Lilia大師這麼年輕,不僅才華橫溢,還如此漂亮,簡直跟天仙似的。”

“我就說嘛,她身上的晚禮服做工精緻細膩,怎麼可能是假的呢?”

“那她剛說施小姐身上的婚紗是仿品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走到一半,施千青突然停住腳步,轉身,從樓梯上俯瞰下去,視線悠悠然落在施蔓雪身上。

“婚紗內襯用的是歐根紗,裙襬是網紗,老師用的網紗孔數多,手感細膩,你這個......”似在找形容詞,頓了一下,她才繼續說:“也還不錯,足以以假亂真。”

施蔓雪的臉一陣青一陣白,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。

心裡對施千青恨的咬牙切齒。

她眼眶紅紅的朝身旁男人看去,“軒,婚紗是我媽媽定製的,她那麼疼我,肯定不會買仿品,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。”

宋馳軒鐵青著臉冷哼一聲,轉身大步離開。

大家異樣的目光像針一樣刺在施蔓雪身上,她咬著唇站在那裡,眼裡蓄滿了淚光。

李樂蓉穿過人群來到女兒麵前,“蔓蔓,怎麼了?”

她剛在陽台和許夫人說話,冇注意這邊,剛進宴會廳就見宋馳軒冷著臉走了。

施蔓雪再也忍不住,眼淚滾滾而落,“媽。”

“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,怎麼哭了呢?”李樂蓉溫柔替女兒擦眼淚,“馳軒怎麼走了?”

“Lilia說我這件婚紗是仿品。”施蔓雪淚眼朦朧的握住李樂蓉的手,“媽,你當初說婚紗交給你,你到底在哪裡定製的?”

李樂蓉心裡咯噔一下,“她......她說仿品就仿品啊,我......我這可是花了三千萬......”

這結結巴巴的語調明顯是心虛。

自己的媽媽施蔓雪再瞭解不過,她生氣丟開李樂蓉的手,“媽,你怎麼可以這樣?今天可是我的婚宴!”

李樂蓉慌了,“許......許夫人說不會有人認出來的,我......我......”

“今晚安城有頭有臉的人都來了,我當場被人揭穿,臉麵儘失,以後還怎麼出去見人?”

“這件婚紗我也花了三百萬的......”

“媽!”

施蔓雪怒聲打斷,“你找宋家要五千萬的聘禮,說婚紗你準備,你現在拿三百萬的假貨給我穿,丟的不僅是施家的臉,宋家也臉上無光,你讓我怎麼向馳軒交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