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閃婚千億富豪後,她被寵上天!》 小說介紹

主角叫秦凝然裴墨塵的小說叫做《閃婚千億富豪後,她被寵上天!》,它的作者是清崢最新寫的一本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...

《閃婚千億富豪後,她被寵上天!》 第14章 免費試讀

第14章

來到醫院的走廊後,秦凝然正與薑暖閒聊著,忽然見一輛載著病人的推車在兩個護士的拖拽下快速衝了過來。

而那輛推車的後麵還有一個打扮貴氣的婦人正焦急地跟著,鞋跟在光滑的地板上敲打出急促緊湊的音節。

秦凝然二人連忙讓到一旁,有些好奇地看向她們。

在她們經過自己身邊時,秦凝然纔看終於清了推車的人,那是一名麵容清麗的少女,看著與她差不多大年齡,此時精緻的眉眼有些痛苦地緊閉著。

而那名婦人在此時彷彿心有所感,抬起頭看向秦凝然。

而這一眼,讓她的眼睛忽然睜大,竟有些怔愣地移不開視線,但隨著推車的快速前進,她也僅僅來得急看了一眼,二人便擦肩而過。

秦凝然看清了她眼中的那抹驚訝,不禁有些疑惑地摸了摸臉,向薑暖問道:“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?”

薑暖認真地看了一眼,然後否認道:“冇有啊老大。”

秦凝然放下手,再回頭看了一眼那幾個人,就見她們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轉角處。

她搖了搖頭,向前邁步道:“算了,繼續走吧。”

秦凝然不知道的是,在那婦人看了她一眼後,雖然身體還一直跟著護士們,神色卻有些失神。

怎麼會,在看見她的第一眼便有一股熟悉感湧上心頭?

那人女正在心中疑惑著,忽然推車上的少女悶哼出聲,捂著心口蜷縮了一下身體,將她的注意力立即拉了回來。

“茵兒,再忍忍,馬上就到了!”看見少女受病痛的折磨,婦人焦急得宛若熱鍋上的螞蟻,隻盼望這這一段路可以再短點,她們可以再快點。

......

夜色降臨,裴墨塵解決完當天的事務後,照常回到了與秦凝然同居的房子處。

隻是這一次,房子內卻反常的一片漆黑,裴墨塵推開門後,忍不住皺起了眉頭。

秦凝然呢?

按理來說在設計大賽結束後搭乘飛機回來,她可以在這個時間段回到家。

裴墨塵遲疑了一會,便決定打電話給她。

電話撥通後,他沉聲問道:“你人在哪?”

已經回到病房的秦凝然摸了摸鼻子,望著周圍醫院的環境,有些心虛地說道:“我還在橫市。”

“你不打算在今天回來?”裴墨塵的目光投在黑暗處,垂下的那隻手不自覺收緊。

“是的,我......”秦凝然猶豫了一下,決定撒個善意的謊不讓對方擔心,“橫市比海市繁華,我打算和助理先在這裡玩一晚,明天再回去。”

“嗯。”裴墨塵聲音低沉而有磁性,如同羽毛般滑過她耳朵,“那祝你玩得愉快。”

秦凝然心裡莫名有些癢,還想再說什麼時,對方就已經掛斷了電話。

她神色莫名地看著手機螢幕,心中不禁有些嘀咕。

難不成裴墨塵還因為她今晚不回家生悶氣嗎?

另一頭的裴墨塵確實臉色沉沉,又打電話給張鋒問道:“查一下秦凝然在設計大賽結束後為什麼不回海市這邊。”

在得到第一名的獎項後,秦凝然有的是工作要忙,因為那邊繁華而玩一晚不回來?他之前所見的那個工作狂可不是這樣。

張鋒接到裴墨塵的問話後心中一跳,連忙應下:“是,我立馬去查。”

雖然他並不是專門幫查資訊的助理,但今天他負責帶隊去處理設計大賽的後續,裴總問他話也是正常。

在一番動用人際關係後,張鋒這才知道原來秦凝然在出門後暈倒被送醫院去了,立即嚇得戰戰兢兢地把相應的監控視頻發給了裴墨塵。

完了完了,他並冇有注意到這件事,裴總不會怪罪於他吧!

裴墨塵當然冇有這麼嚴苛,他隻是在接收視頻後反反覆覆看了好幾遍,眉頭皺得快能夾死蚊子。

他有些生氣,想去質問她出事後為什麼不第一時間聯絡他,而且還對他撒謊。

但轉念一想,他又覺得不必對這個女人那麼上心,左右不過是一個同居觀察的懷疑對象罷了。

裴墨塵默默壓下心底的情緒,忽然在監控一個偏僻的角落看見了一個金髮墨鏡男人的身影。

那個帶她們去醫院的男人正是從這個人的身旁走了過去。

他凝起視線,仔細拉進度條觀察那個金髮男人的身影,終於在內心下了決斷。

查理·羅斯切爾德?他怎麼會有那個閒心去幫助彆人?

除非......他們認識。

裴墨塵臉色不自覺黑了下來,抿緊嘴唇,轉身離開了這棟無人的房子。

第二天,秦凝然一出院就連忙乘飛機飛了回來,如裴墨塵所想,她確實有很後續要忙。

平常的一天在公司中拉開了序幕,但命運總喜歡往其中添一些插曲。

“老大!”又是薑暖咋咋呼呼地衝了進來,示意秦凝然上網看一下新聞頭條。

秦凝然停下手中的事,打開新聞一看,赫然被版頭大大的“獲得裴氏設計大賽第一名的設計師竟與裴氏高管有染?”的標題驚到了眼睛。

而那標題所配的圖竟是她和張鋒在會場時相談的圖片,看得出來**之人為了找一個曖昧角度的努力。

“什麼?”秦凝然挑了挑眉,點進去想看看那內容該怎麼扯。

那文章的內容寫得倒挺好,全文緊扣標題,字裡行間都在暗指她是靠美色贏得的第一名,還列舉了一係列似是而非的推測,乍看之下頗有一番道理。

冇想到她就和張鋒閒聊了幾句,那麼短暫的時間都被人注意到並拍了照片。

最關鍵的是對她進行如此細緻抹黑的人,會是誰呢?

答案呼之慾出,薑暖怒道:“肯定是寧靜琳,她怎麼那麼陰魂不散啊!”

秦凝然認可她的猜測,眼中劃過一道寒芒,淡淡說道:“可能這就是陰溝裡的老鼠被逼到絕路後的歇斯底裡吧。”

薑暖咬了一下唇,擔憂地問道:“那我們該怎麼辦?”

秦凝然並冇有把這種抹黑放在心上。

“不用怕,這篇文章隻有幾張經不起推敲的圖片,其他都是口說無憑,大眾會漸漸辨彆出真假的。你派人買一些水軍和流量引導一下輿論就可以了。”